一本書(shū)小說(shuō)閱讀網(wǎng)
當前位置:首頁(yè)>都市>虔徒翁穎

熱門(mén)小說(shuō)

在線(xiàn)閱讀

虔徒翁穎

鯉魚(yú)躍龍門(mén)668都市主角:翁穎,邵馳微信閱讀
簡(jiǎn)介: 一本書(shū)小說(shuō)提供作者是鯉魚(yú)躍龍門(mén)668創(chuàng )作的小說(shuō)《虔徒》免費章節在線(xiàn)閱讀。主角是翁穎邵馳的小說(shuō)《虔徒》講述的是:簡(jiǎn)介1 花花世界,渣男渣女,世人只見(jiàn)燈紅酒綠,不見(jiàn)其長(cháng)頭磕地,匍匐為祈。 一祈人生只若初見(jiàn); 二祈白首不離; 三祈黃粱一夢(mèng),夢(mèng)無(wú)醒時(shí); 不是不信愛(ài)情,只是不信永遠,每個(gè)人都是虔誠的信徒,只是磕著(zhù)磕著(zhù),猛然抬頭,原來(lái)早已背道而馳。 簡(jiǎn)介2 翁穎再見(jiàn)邵馳,被他堵在洗手間里。 他將她從頭打量到腳,眼神諷刺:“幾年不見(jiàn),改走良家婦女范了?” 翁穎口吻平靜:“你好邵先生,我是馮征女朋友。” 門(mén)外馮征生日宴,他欺她不敢撕破臉,手指毫不留情地探入時(shí),翁穎臉色煞白,疼到下跪。 邵馳一秒意外,隨即翻臉:“你為馮征補處女膜?” 簡(jiǎn)介3 愛(ài)情不貴,加個(gè)永遠就是重罪。 真心喂狗,滿(mǎn)大街越渣越富有。 這是翁穎被邵馳甩后第二年悟出的真理。 所以她攀了個(gè)高枝,欒城太子爺,邵馳的好兄弟,后來(lái)才發(fā)現,他們之所以能當兄弟,因為骨子里一模一樣,都是垃圾。
更新時(shí)間: 2024-04-01 15:30:02
免費閱讀
“敬酒要先敬酒貢獻最大的人,這場(chǎng)壽宴,不是秦先生和你的操勞???”陳千水一臉平和的笑道。 蘇曼柔自然更加的受寵若驚,陳千水敬酒,她必定要喝啊,于是,她連忙和陳千水杯子一碰,道:“陳總,謝了,干了?!? 陳千水仰頭,把杯子中的白酒一飲而盡,也著(zhù)實(shí)有點(diǎn)驚呆了所有的賓朋。 按道理講,蘇曼柔,秦陽(yáng),在所有賓朋里,可以說(shuō)算是不起眼。 可沒(méi)想到,這么不起眼的小人物,卻會(huì )讓陳千水主動(dòng)過(guò)去敬酒。 這真是太大的面子了啊。 蘇曼柔坐下后,自然心里很高興。 陳千水都主動(dòng)給她敬酒了,多大的面子???她心里的憋悶,也一掃而光。 而秦陽(yáng)此時(shí)平和的瞥了蘇曼柔一眼,見(jiàn)她表情愉悅,心里頭也挺高興的,心里也暗暗滿(mǎn)意,陳千水這事做的不錯。 秦陽(yáng)正心里暗自滿(mǎn)意的時(shí)候,坐在他對面,一個(gè)短發(fā)的中年女人,忽然沖秦陽(yáng)咧嘴一笑道:“他妹夫,你真是好大面子啊?!? 這短發(fā)女人不是別人,正是蘇曼柔的堂姐,現在在市規劃局工作,能說(shuō)會(huì )道,在系統里混的久了,也長(cháng)了一雙會(huì )看人的火眼金睛。 而面對蘇曼柔堂姐的笑言,秦陽(yáng)只是微微的笑了笑,旋即淡淡道:“哪里,陳總可能就是想的跟人不一樣?!? 堂姐笑了笑,也沒(méi)有再說(shuō)什么? “人家陳總是沖著(zhù)我姐來(lái),又不是沖著(zhù)他來(lái)的?!边@時(shí),坐在蘇曼柔旁邊的一個(gè)腦后編一麻花辮,年輕漂亮的女孩忽然鄙夷講道,倒是讓秦陽(yáng)和蘇曼柔一下子又陷入了尷尬。 而這女孩不是別人,她正是蘇曼柔正在上大學(xué)的妹妹蘇曼語(yǔ)。 蘇曼語(yǔ)就在東海上大學(xué),在學(xué)校里,她跟同學(xué)謊稱(chēng)都是她姐姐還沒(méi)有結婚,至今單身。 她實(shí)在不想提起秦陽(yáng)這茬,太沒(méi)有面子了。 可能小丫頭社會(huì )經(jīng)驗不足,大學(xué)生嗎,社會(huì )經(jīng)驗肯定要稚嫩一些,她這話(huà)一講出來(lái),頓時(shí)讓這餐桌氣氛尷尬到了極點(diǎn)。 “好好吃飯,哪來(lái)那么多話(huà)?”蘇曼柔這時(shí)冷聲提醒道,其實(shí)她心里面也挺苦的。 秦陽(yáng)則一直默默的夾著(zhù)面前餐桌上的黃瓜片,若有所思。 兩個(gè)小時(shí)后,熱熱鬧鬧的壽宴終于是結束了,蘇家的人都很累,特別是蘇國山,陪著(zhù)一些老部下喝了很多的酒,宴會(huì )一散,便被蘇曼柔堂哥給送回去了。 蘇曼柔留下來(lái),又是結賬,又是收拾沒(méi)喝完的酒水,可謂是忙的不亦樂(lè )乎。 至于蘇曼語(yǔ),小丫頭宴席一散,就被幾個(gè)好朋友約去ktv唱歌去了。 蘇曼柔和秦陽(yáng)留下來(lái),一直忙碌到了下午兩點(diǎn)多鐘,兩人都是精疲力竭。 而就在蘇曼柔終于把一些沒(méi)喝完的酒水全都放在車(chē)后備箱里的時(shí)候,兜里的手機忽然響了。 蘇曼柔掏出手機一看,是母親陳英打來(lái)的電話(huà),也沒(méi)想太多,便接通了電話(huà):“喂,媽?zhuān)α??? “小柔,你快點(diǎn)回來(lái),不好了,你爸.....你爸怕是腦出血,腦出血了?!眲⒂⒃陔娫?huà)里大聲的叫道。 劉英退休之前,是人民醫院的心血管科室的護士,所以,對心腦血管疾病這塊,那還是很了解的。 蘇曼柔一下子腿部的血液急速的朝大腦涌去,渾身血液倒流,手腳冰涼道:“爸?腦出血?” “是啊,你趕緊把賬結結,趕緊回來(lái),趕緊回來(lái)吧?!眲⒂⒃谑謾C里大聲道。 “媽?zhuān)荫R上回去,您別著(zhù)急,穩住,穩住啊,您現在馬上打120,我馬上趕回去?!碧K曼柔盡量的壓制著(zhù)心里的慌亂道。 “哦,好?!眲⒂⒓贝掖业膽鸬?,緊接著(zhù),又急匆匆的掛斷了電話(huà)。 電話(huà)剛一掛斷,蘇曼柔便情不自禁的流下淚來(lái),剛才站在一旁的秦陽(yáng)把蘇曼柔和劉英的對話(huà)全都聽(tīng)在耳朵里了,他倒是有辦法,這時(shí),他走向前,拍打著(zhù)蘇曼柔的后背,輕聲道:“不要著(zhù)急,會(huì )有辦法的?!? 蘇曼柔哽咽的聲音道:“你懂什么?我有一個(gè)同學(xué),她爸就是酗酒加上情緒激動(dòng),導致腦血管破裂,最后就在東海市人民醫院做了開(kāi)顱手術(shù),再也沒(méi)醒過(guò)來(lái),成為了植物人,嗚嗚嗚~~?!? “不要哭了,你哭有什么用?”秦陽(yáng)皺眉安慰道。 蘇曼柔哭了一會(huì ),忽然抬起淚眼,有點(diǎn)怨恨的看向秦陽(yáng)道:“秦陽(yáng),要是但凡你能上得了桌面,我就把你安排在我爸那桌了,你也能替我爸擋幾杯,可是現在說(shuō)什么都沒(méi)有用了?!? 秦陽(yáng)現在也不知道該說(shuō)些什么,蘇曼柔打他也好,罵他也好,他都能忍受。 “放心吧,我會(huì )有辦法?!鼻仃?yáng)依舊這樣講道,因為他確實(shí)有辦法。 “你有個(gè)屁辦法?!碧K曼柔冰冷的斥道,接著(zhù)就重重的合上后備箱,獨自一人開(kāi)車(chē)走了。 秦陽(yáng)獨自一個(gè)人孤零零的站在酒店門(mén)口,心頭有一種說(shuō)不出的無(wú)奈。 他皺眉嘆息了一陣,便從兜里面掏出手機,打給了陳千水:“喂,在哪呢?忙嗎?” “老板,我正在回公司路上呢,怎么了?”陳千水忽然把他的大奔車(chē)給停下了,一臉認真的問(wèn)道。 “我老岳父,應該是今天酒席酒喝多了,導致急性腦出血,怕是要做手術(shù),可是東海市這邊我怕醫生水平不夠,燕京來(lái)的唐龍海唐教授是不是在臨近的新海市新還大學(xué)做講座呢?”秦陽(yáng)淡淡道。 此時(shí),他滿(mǎn)臉的淡然與霸氣,哪里還有半點(diǎn)剛才被蘇曼柔罵時(shí)的窩囊。 陳千水想了一會(huì )后,笑道:“老板,您的意思是?” “去辦吧,希望燕老小心的同時(shí),也能以最快的速度趕來(lái)東海?!鼻仃?yáng)一臉認真的講道。 陳千水微微一笑,道:“以燕老和您的關(guān)系,他就算有天大的事情,也會(huì )趕來(lái)的?!? 秦陽(yáng)微微一笑。 思緒情不自禁的回到兩年前,唐龍海因為驚訝于市面上神仙水的神奇功效,所以專(zhuān)門(mén)從燕京來(lái)到東海市三水集團拜訪(fǎng)考察。 當時(shí),唐龍海一直以為,神仙水的配方,是集團的研發(fā)團隊研發(fā)出來(lái),誰(shuí)料,陳千水卻告訴他,這配方,是他幕后老板提供。 唐龍海很虔誠的,非要見(jiàn)一下這幕后的老板是誰(shuí)。 陳千水打電話(huà)給了秦陽(yáng)。 秦陽(yáng)明白,陳千水之所以把他給捅出來(lái),也是想結交唐龍海這個(gè)朋友。 秦陽(yáng)便來(lái)集團見(jiàn)了唐龍海。 兩人雖然年齡相差幾十歲,可是卻越聊越投機,唐龍海驚訝于秦陽(yáng)小小年紀,便擁有如此深厚的心境,而且,感覺(jué)他背后隱約有隱世的高人指導,心里對秦陽(yáng)更加佩服不已,便在心里把秦陽(yáng)當成了朋友。 唐龍海號稱(chēng)國醫圣手,一般人很難請的動(dòng)他做手術(shù),要知道,他做手術(shù)的對象,那都是燕京的大人物,像是一般小手術(shù),他早就推給他的徒弟了。 新海市,和東海市交界。 唐龍海退居幕后后,也閑來(lái)沒(méi)事,就喜歡到處給大學(xué)生做講座,正好也全國各地旅游旅游。 恰好,他今天來(lái)到了新海市。 唐龍海滿(mǎn)頭銀發(fā),氣勢威嚴,他在接到了陳千水打來(lái)的電話(huà)后,正好在新海大酒店里接受新海大學(xué)校長(cháng)和新海市市首招待的唐龍海,忽然站了起來(lái),道歉道:“陳校長(cháng),徐市首,有朋友召喚我,我得趕快去瞧一個(gè)病人,告辭了?!? 餐桌旁,幾乎所有新海市的大人物都站了起來(lái)。 要知道,現如今的華夏,能請得動(dòng)唐龍海這樣級別的醫生教授,那也只有燕京那幾個(gè)大人物而已。 可是...難道是燕京那邊有人召喚他? 新海大學(xué)的校長(cháng)陳祝同滿(mǎn)臉苦澀道:“唐教授,您看,學(xué)校宣傳都發(fā)出去了,晚上七點(diǎn),學(xué)校大禮堂,您這非要走嗎?” 唐龍海對這些大學(xué)生還是心存疼愛(ài)的,抱歉道:“陳校長(cháng),代我向學(xué)校所有學(xué)生說(shuō)一聲對不起,講座的時(shí)間,等我打電話(huà)通知你吧,現在我必須要走?!? 這時(shí),新海市市首徐簡(jiǎn)好奇問(wèn)道:“唐老,是燕京那邊?” “非也?!碧讫埡`嵵氐溃骸笆菛|海那邊的一個(gè)朋友?!? “東海?” 徐簡(jiǎn)滿(mǎn)臉驚愕,唐老的朋友,那可都在燕京,而且都是非富即貴,小小的東海,竟然也有人讓唐老如此看重? 唐龍海抓起放在椅子上的黑包,向所有人說(shuō)了一聲抱歉,緊接著(zhù),便扭頭對一名西裝革履的年輕人,鄭重道:“小張,下去備車(chē),待會(huì )我要你以最快的速度,趕到東海?!?

本站轉載小說(shuō)免費章節由分銷(xiāo)平臺授權推廣至其官方書(shū)城閱讀,版權歸屬分銷(xiāo)平臺與本站無(wú)關(guān)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