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書(shū)小說(shuō)閱讀網(wǎng)
當前位置:首頁(yè)>都市>離婚后恢復美貌的小說(shuō)

熱門(mén)小說(shuō)

在線(xiàn)閱讀

離婚后恢復美貌的小說(shuō)

此書(shū)必爆都市主角:葉凡,趙倩微信閱讀
簡(jiǎn)介: 一本書(shū)小說(shuō)提供作者是此書(shū)必爆創(chuàng )作的小說(shuō)《離婚后:我恢復醫武戰神身份》免費章節在線(xiàn)閱讀。主角是葉凡趙倩的小說(shuō)《離婚后:我恢復醫武戰神身份》講述的是:她看不上平凡的他,卻不知他只是在用平凡來(lái)掩飾自己的光輝。 一紙離婚協(xié)議,讓?xiě)鹕竦畹尼t武戰神再度問(wèn)世。 既然平凡是一種罪,那便讓無(wú)罪的我,教教你們什么叫做耀眼!
更新時(shí)間: 2024-04-03 09:00:02
免費閱讀
  金陵市中心醫院,ICU重診室。   當葉凡和錢(qián)三業(yè)過(guò)來(lái)時(shí),能夠聽(tīng)到里面隱隱傳出的哭聲。   放眼望去,在病床四周?chē)鷿M(mǎn)了人。   透過(guò)縫隙,能看見(jiàn)一位骨瘦如柴的老人躺在床上,面色枯黃,眼神無(wú)光,幾乎是半只腳已經(jīng)踏入鬼門(mén)關(guān)了。   “我們李家每年給你們醫院捐這么多錢(qián),各種器材隨便送,結果我爺爺病危,你們搶救了一上午就是這樣一個(gè)結果?!”一名身材高挑的極品美女攥著(zhù)拳頭,怒不可遏。   她便是李家大小姐李秋嬋,金陵三大花旦之一。   “李小姐,李老的病情在入院前就很危急,非常棘手,我們真的盡力了?!笨剖抑魅蔚椭?zhù)頭,唯唯諾諾的道。   “你……”   李秋嬋剛欲發(fā)怒,病床上的李老猛地吐出一口黑血,嚇了她一跳。   “爺爺!”   “你們愣著(zhù)干什么?還不快給我爺爺搶救?”   科室主任人都麻了。   李老病入膏肓,藥石無(wú)醫,這怎么搶救?   可礙于李家的權勢,他也不得不硬著(zhù)頭皮上。   “別折騰了,李老這不是病,而是毒,對癥下藥才可解,否則不過(guò)是徒勞無(wú)功?!?   驀然,一個(gè)聲音從后方傳來(lái)。   李秋嬋扭頭望去,發(fā)現開(kāi)口之人是一位身影單薄的清秀男子。   在其身邊,還跟著(zhù)騰飛商會(huì )的副會(huì )長(cháng)錢(qián)三業(yè)。   “錢(qián)會(huì )長(cháng),他是?”   見(jiàn)李秋嬋目露刨根究底的眸色,錢(qián)三業(yè)立馬引薦道:“李小姐,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葉凡先生,醫術(shù)極其高明?!?   “原來(lái)是葉醫生?!?   李秋嬋上前緊握葉凡的手,語(yǔ)氣急促:“你說(shuō)我爺爺中毒了,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晚點(diǎn)再跟你解釋?zhuān)染热艘o,李老只剩下十分鐘可活了?!?   葉凡一句話(huà),把李秋嬋嚇得夠嗆。   她白著(zhù)臉,急忙道:“葉醫生,快請你幫忙,若是能救醒爺爺,我李家必有重報?!?   “不必,就當我還錢(qián)會(huì )長(cháng)一個(gè)人情?!?   葉凡的一句話(huà),讓錢(qián)三業(yè)欲言又止。   用葉凡的人情來(lái)?yè)Q李家人情,看起來(lái)很劃算,但實(shí)則卻并不劃算。   畢竟,葉凡的人情可是能保命的!   無(wú)奈李家這么多人盯著(zhù),他要是敢有意見(jiàn),以后就別想和李家交好了。   “錢(qián)會(huì )長(cháng),這份心意我李家承了?!崩钋飲瘸X(qián)三業(yè)頷首一點(diǎn),接著(zhù)屈身道:“葉醫生,你請!”   葉凡嗯了一聲,剛邁出一步,便被一個(gè)濃眉男子攔了下來(lái)。   “姐,人家說(shuō)什么就信什么,這不是典型的病急亂投醫么?”   李秋嬋訓斥道:“小豐,疑人不用,用人不疑,錢(qián)會(huì )長(cháng)不會(huì )在這種事情上開(kāi)玩笑,快給葉醫生道歉?!?   李豐視若無(wú)睹的道:“姐,站在這病房里面的醫生,無(wú)一不是名聲響徹金陵的專(zhuān)家,不管是經(jīng)驗還是能力,均是數一數二,這些人齊聚一堂,費盡九牛二虎之力都沒(méi)能救醒爺爺,你覺(jué)得憑他一個(gè)小毛頭能成?”   “你給我閉嘴!”李秋嬋瞪了李豐一眼。   “葉醫生既然敢站出來(lái)指出爺爺的問(wèn)題,恰恰說(shuō)明他的過(guò)人之處,你少在這里以貌取人?!?   說(shuō)著(zhù),她沖葉凡歉意道:“對不起葉醫生,我弟弟口直心快,不懂禮儀,還請你別跟他一般見(jiàn)識?!?   “一個(gè)得了尖銳濕疹的濫交男,還不值得我去斤斤計較?!比~凡淡淡的道。   李豐面色一變。   “你……你在胡說(shuō)八道什么?!”   葉凡呵呵道:“怎么?害怕我爆料?有本事你把雙手的手臂袒露,讓大家看看上面有沒(méi)有肉疙瘩?”   李豐神色慌亂,支支吾吾半天也沒(méi)說(shuō)出一個(gè)字來(lái)。   “尖銳濕疹作為一種常見(jiàn)的性病,具有傳染性,容易復發(fā),而且到了晚期很難治愈,我勸你平日里潔身自好,少約一些女人,以免晚節不保?!?   葉凡說(shuō)罷,又將視線(xiàn)落在李秋嬋身上。   “李小姐每個(gè)月都會(huì )痛經(jīng)吧?”   李秋嬋俏臉一紅,細如蚊聲:“葉醫生……怎么知道的……”   “精通中醫望氣者,可一眼辨病?!比~凡氣定神閑的道。   “你這是典型的宮寒所導致的痛經(jīng),平日里過(guò)度工作,以至于晝夜顛倒,缺乏鍛煉,飲食不規律?!?   “如果我猜的沒(méi)錯,這個(gè)月的經(jīng)期都推遲了吧?”   李秋嬋嬌軀一震,忍不住嘖道:“果然是錢(qián)會(huì )長(cháng)認同之人,葉醫生這一手醫術(shù),真是神了!”   “等我治好你爺爺再夸吧?!?   葉凡走到李老床前,略微把脈,內心一定。   他從口袋里拿出一個(gè)銀針盒,手指一勾,一枚銀針以著(zhù)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落入指尖。   “這……這是以氣御針?!”科室主任失聲驚呼。   李豐一臉茫然:“以氣御針?什么東西?”   “據說(shuō)是一種古老的針灸之法,通過(guò)人體內氣,御針治病,比普通的針灸效果要強數十倍,甚至是天和地的差別!”科室主任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我以為這種東西只是中醫吹出來(lái)的,信不得真,殊不知竟是我見(jiàn)識短淺……”   在他那駭聲中,葉凡隔空落針,不管是精準度,還是速度,皆是無(wú)人可及,把一群醫生都看呆了。   這水準,沒(méi)有個(gè)五六十年的針灸經(jīng)驗都做不到!   不到一分鐘,九枚銀針盡數落在李老的身上,恰好連成一個(gè)圓。   葉凡屈指彈在主針上,眾人立馬發(fā)現,其它八枚銀針跟著(zhù)顫動(dòng)起來(lái),好似有一股力量,在暗中帶動(dòng)著(zhù)它們。   緊隨其后的,是一道道黑氣冒出,顯然是在排毒。   “李老的毒深入五臟六腑,量有點(diǎn)大,需要一個(gè)小時(shí)排盡,在這一個(gè)小時(shí)里面,誰(shuí)都不允許動(dòng)銀針,否則后果自負?!比~凡剛說(shuō)完,手機鈴聲陡然響起。   “我去接個(gè)電話(huà)?!?   他打了個(gè)手勢,走出重診室,找了個(gè)信號好一點(diǎn)的地方接通來(lái)電。   葉凡前腳剛走,后腳便有一伙人沖進(jìn)了重診室。   為首的是一位戴眼鏡的中年人,一見(jiàn)到他,科室主任立馬尊敬的道:“馮院長(cháng)!”   “馮院長(cháng)?莫非是金陵西醫圣手馮中一?”李豐啞然道。   “是我?!瘪T中一神色倨傲。   “我聽(tīng)聞李老病危,連飯都沒(méi)吃,特地趕過(guò)來(lái)救人,不知李老情況如何?”   科室主任回答道:“李老正在治療中,大約需要一個(gè)小時(shí)?!?   “嗯?”馮中一眉頭一皺,看向病床上的李老,發(fā)現他身上扎著(zhù)好幾枚銀針。   “這是怎么回事?”   科室主任不敢隱瞞,如實(shí)告知。   “荒唐!”馮中一聽(tīng)完后大怒。   “你一個(gè)主任,竟放任一個(gè)毛頭小子來(lái)行醫,并且還是用中醫救人,簡(jiǎn)直離譜?!?   話(huà)畢,他兩步并作一步,準備將銀針拔掉。   “你干什么?”   李秋嬋大驚失色,攔住馮中一。   “馮院長(cháng),爺爺的病已由葉醫生治療,他明確吩咐過(guò),任何人都不準動(dòng)這些銀針?!?   馮中一扳著(zhù)臉道:“這里是重診室,不是中醫科,一個(gè)小小的錯誤都將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你們竟相信一個(gè)來(lái)路不明的中醫能治好李老?真是滑稽!”   “馮院長(cháng),話(huà)不能這么說(shuō),葉醫生的中醫很厲害,剛剛還用了傳聞中的以氣御針?!卞X(qián)三業(yè)插嘴道。   “以氣御針?那不過(guò)是中醫夸大之詞,純屬變戲法的玩意罷了,這種虛假之詞你也信?”馮中一嗤笑道。   “我告訴你們,中醫除了調養以外,在醫學(xué)上毫無(wú)用處,唯有西醫,才是拯救人類(lèi)的唯一正道?!?   說(shuō)完,他快速繞過(guò)李秋嬋,手疾眼快的拔掉所有銀針。   “噗!”   銀針剛拔掉,便見(jiàn)原本好轉的李老身體一顫,一口黑血噴出。   同時(shí),心電監護儀發(fā)出一道刺耳的‘滴’聲。   緊接著(zhù),顯示屏中波浪起伏的線(xiàn),瞬間變成一條直線(xiàn),寓意病人的生命即將走向終點(diǎn)……?

本站轉載小說(shuō)免費章節由分銷(xiāo)平臺授權推廣至其官方書(shū)城閱讀,版權歸屬分銷(xiāo)平臺與本站無(wú)關(guān)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