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書(shū)小說(shuō)閱讀網(wǎng)
當前位置:首頁(yè)>資訊>撿到一個(gè)封神榜晚間八點(diǎn)檔

熱門(mén)小說(shuō)

在線(xiàn)閱讀

撿到一個(gè)封神榜晚間八點(diǎn)檔

晚間八點(diǎn)檔資訊主角:許拙,玉皇大帝微信閱讀
簡(jiǎn)介: 一本書(shū)小說(shuō)提供作者是晚間八點(diǎn)檔創(chuàng )作的小說(shuō)《撿到一個(gè)封神榜》免費章節在線(xiàn)閱讀。主角是許拙玉皇大帝的小說(shuō)《撿到一個(gè)封神榜》講述的是:許拙本來(lái)只是江南省電視臺的一名小攝像師,他原本以為自己這一輩子也就是按照現在的人生軌跡,在省臺里混吃等死,平平庸庸地過(guò)完一生。 直到有一天,他磕了個(gè)頭,然后撿到一個(gè)封神榜…… 喂,不就是給玉皇大帝磕了個(gè)頭嘛,為什么突然就變成姜子牙二代目了? 讓我封神? 不僅要在都市里到處找那些不知道散落到哪兒的天庭神明,還要跑到更遙遠、甚至不同位面的地方去找? …… 通過(guò)這一次次的封神任務(wù),許拙逐漸知...
更新時(shí)間: 2024-04-11 22:10:01
免費閱讀

  “真如師祖?是真如大師?”

  許拙訝然看向那兩名僧人,仔細一看他們身上穿著(zhù)的灰色長(cháng)袍,發(fā)現上面的確有大菩提寺的特殊標志。

  “他老人家找我有什么事?”

  剛才開(kāi)口的那名僧人緩緩搖頭。

  “真如師祖并沒(méi)有明示,只是讓小僧等人來(lái)請許施主,師祖他老人家在寺里等候施主光臨?!?/p>

  “不是吧……”

  看著(zhù)兩名僧人一臉真誠,許拙心中嘀咕起來(lái)。

  那天在大菩提寺大廟會(huì )上發(fā)生的事情他可是記得清清楚楚,很明顯真如大師是真真正正的得道高僧,與普通人可不一樣。

  那天真如大師或許沒(méi)有發(fā)現封神榜的存在,但他很明顯從許拙身上察覺(jué)到了什么,不然不會(huì )那樣刻意多看了許拙兩眼。

  現在他特意派了人來(lái)找許拙,又是打算做什么呢?

  “喂,許拙,真如大師可是很多人想見(jiàn)他老人家一面都見(jiàn)不到的高僧,現在他主動(dòng)派人來(lái)找你,你還在想什么?”

  許拙還在思索的時(shí)候,另一邊的姚壯明副臺長(cháng)沖他揮了揮手,一臉“你這小子走了狗屎運”的表情。

  “臺里的工作你先放一放,我給你批三天假,你去寶蓮山好好聆聽(tīng)一下真如大師的教誨、如果他老人家有什么想法,比如說(shuō)對我們臺里前些天報道大菩提寺廟會(huì )的活動(dòng)有什么意見(jiàn),你都要好好聽(tīng)著(zhù),回來(lái)當面向我報告?!?/p>

  “我……”

  許拙剛要開(kāi)口,坐在對面的那名年輕的政府官員站起身來(lái),微笑著(zhù)走到許拙面前,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

  “許拙同志,切實(shí)做好宗教相關(guān)工作,保障群眾宗教信仰需求,是黨和政府的一貫方針。你身為我們江南省電視臺的工作人員,在媒體宣傳方面理應盡量配合我們宗教廳的工作,這也是省政府方面的指示,剛才我已經(jīng)就這個(gè)問(wèn)題和姚副臺長(cháng)溝通過(guò)……”

  姚壯明立即微笑點(diǎn)頭:“是的,我已經(jīng)和小趙同志談過(guò)了。之前臺里對大菩提寺廟會(huì )的報道你也是參加了的,應該很清楚真如大師的影響力。他老人家既然愿意見(jiàn)你,你就去吧。這次小趙同志也會(huì )代表宗教廳陪你一起去,路上如果有什么疑問(wèn),你多和小趙同志溝通溝通?!?/p>

  許拙再轉頭看向那名“小趙同志”,他立即向許拙伸出手,臉上笑容變得熱情起來(lái)。

  “你好,許拙,我是趙前澤,現任省宗教事務(wù)廳寶蓮山專(zhuān)項事務(wù)處副處長(cháng)?!?/p>

  許拙忍不住抽動(dòng)了一下嘴角。

  這個(gè)真如大師果然是好大的面子,他要見(jiàn)自己,居然直接驚動(dòng)了一位副臺長(cháng)和省宗教事務(wù)局里年輕有為的副處長(cháng)親自前來(lái)。

  現在這架勢,看樣子他是想不去都不行了。

  “趙處長(cháng)你好?!痹S拙笑著(zhù)伸出手和趙前澤握了握手,轉頭看向那兩名說(shuō)出目的后就一直沒(méi)再說(shuō)什么的僧人,略一沉吟,問(wèn)道:“真如大師現在身體還好嗎?”

  那天封神榜從真如大師身上抽取了一些靈力作為補充,讓許拙一直都很在意。

  雖然封神榜說(shuō)真如大師和普通人不同,體內靈力充足,不至于吸取一點(diǎn)兒就出問(wèn)題,但昨天許拙使用了一下請神訣后,親身經(jīng)歷了靈力被抽空的感覺(jué),自然就有些擔心。

  真如大師今年已經(jīng)九十多了,萬(wàn)一封神榜那天從真如大師身上抽走太多靈力,搞得他的身體出了什么問(wèn)題,那可是大事件,他可吃罪不起,也會(huì )內心不安。

  兩名僧人同時(shí)露出一絲驚異的表情,右邊那名僧人低頭合十應道:“多謝施主關(guān)心,真如師祖身體已經(jīng)恢復無(wú)恙?!?/p>

  聽(tīng)到那名僧人的回答,姚副臺長(cháng)露出驚訝表情,似乎有些意外,趙前澤卻是瞇起眼睛,深深看了許拙一眼。

  “哦,沒(méi)事就好?!痹S拙很清楚,既然真如大師找到了自己頭上來(lái),想跑是跑不掉的,他向兩名僧人點(diǎn)點(diǎn)頭?!澳恰銈兊囊馑际乾F在就走?可是我家里還有點(diǎn)兒事……”

  “你個(gè)單身漢家里能有什么事?”姚副臺長(cháng)有些不耐煩地再次大手一揮?!罢嫒绱髱熆献屇阈∽尤ビP見(jiàn)他老人家,你就別磨磨唧唧的了。家里真有什么事的話(huà),你跟我說(shuō),我從臺里挑個(gè)跟你關(guān)系好的同事去幫忙處理一下就行了?,F在你立即去準備一下,趙處長(cháng)的車(chē)就在外面,一會(huì )兒你就和兩位大師一起出發(fā)?!?/p>

  “車(chē)?”許拙愕然看了趙前澤一眼。

  這個(gè)家伙竟是連車(chē)都準備好了,這是壓根沒(méi)打算給自己拒絕的機會(huì )啊。

  看來(lái)省宗教廳對真如大師也真是重視,因為他要見(jiàn)自己一面,居然專(zhuān)門(mén)派個(gè)副處長(cháng)出來(lái)作為陪同……或許更準確來(lái)說(shuō)應該說(shuō)是押送。

  許拙心知現在這情形由不得自己拒絕,至于“家里還有點(diǎn)兒事”什么的,也只是想到了封神榜此刻還在家里沒(méi)帶出來(lái),想回去安排一下。

  但封神榜普通人根本看不到,家里沒(méi)事也不會(huì )進(jìn)去人,把封神榜放在家里應該也不會(huì )有什么問(wèn)題,再說(shuō)它現在正留在家里認真學(xué)習WOW的界面風(fēng)格,讓它多學(xué)學(xué)也好。

  想到這里,許拙也不再說(shuō)什么,向姚副臺長(cháng)點(diǎn)點(diǎn)頭。

  “我剛才仔細想了一下,其實(shí)家里也沒(méi)什么事,不用管它也沒(méi)關(guān)系,反正我也就去個(gè)……”

  看到許拙目光轉過(guò)來(lái),趙前澤伸出三根手指。

  “三天。去寶蓮山來(lái)回半天就夠,考慮到真如大師有可能會(huì )留你一天,最多三天時(shí)間應該就足夠了?!?/p>

  “嗯,反正也就去個(gè)兩三天,不礙事?!痹S拙點(diǎn)點(diǎn)頭,再向姚壯明做出最后確認?!爸皇桥_里這幾天有點(diǎn)兒忙,何況姚副臺長(cháng)您也知道,我們攝像部這些時(shí)間在搞那個(gè)……”

  姚壯明眼睛一瞪,心中那叫一個(gè)氣。

  這個(gè)該死的小子,居然趁機提起條件了!

  不過(guò)想到省政府那邊的吩咐,以及真如大師的名頭,他還是咬咬牙,輕哼一聲。

  “行了,我知道了。你小子只管去,臺里這幾天的事情不用你操心,回來(lái)后也不會(huì )虧待你?!?/p>

  得到姚壯明的承諾,許拙這才放下心來(lái)。

  他笑瞇瞇地看向一旁臉上表情似乎有些好笑的趙前澤和那兩名一臉懵逼的僧人,伸出手去。

  “兩位大師,我們走吧?!?/p>

本站轉載小說(shuō)免費章節由分銷(xiāo)平臺授權推廣至其官方書(shū)城閱讀,版權歸屬分銷(xiāo)平臺與本站無(wú)關(guān)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