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書(shū)小說(shuō)閱讀網(wǎng)
當前位置:首頁(yè)>都市>重生之校園高手好久不賤

熱門(mén)小說(shuō)

在線(xiàn)閱讀

重生之校園高手好久不賤

好久不賤都市主角:李遠,柳兒微信閱讀
簡(jiǎn)介: 一本書(shū)小說(shuō)提供作者是好久不賤創(chuàng )作的小說(shuō)《重生之校園高手》免費章節在線(xiàn)閱讀。主角是李遠柳兒的小說(shuō)《重生之校園高手》講述的是:天生我才必有用!重生廢柴又如何? 強者蕭晨被人暗算,死后靈魂進(jìn)入一名叫做李遠的大學(xué)生的身軀里。既然老天給予第二次生命,必不辜負強者之名!順我者昌,逆我者亡??蓯?ài)的姑娘,美好的生活,我蕭晨又回來(lái)了!
更新時(shí)間: 2024-04-12 22:30:01
免費閱讀

第8章

“你找我有什么事?”

二人來(lái)到校操場(chǎng),坐在了旁邊的長(cháng)椅上。

蔣麗已經(jīng)從之前的混沌無(wú)措,恢復了平靜:“老師,您何時(shí)開(kāi)始教我練習?”

“只要是我有時(shí)間的時(shí)候,隨時(shí)都可以?!?/p>

蕭晨含糊不清的答道:“你就是為了這件事才來(lái)找我的?”

據蕭晨觀(guān)察,這個(gè)漂亮妞,應該沒(méi)有這么無(wú)聊,專(zhuān)程來(lái)找自己。應該是為了別的事。

“你當初說(shuō)的,關(guān)于那個(gè)測試的事,我考慮好了?!笔Y麗認真的說(shuō)。

“嗯?”竟是為了這事?

之前二人在分別前,蕭晨說(shuō)要進(jìn)行心性測試。只要二人能夠同居一晚上,就算是通過(guò)測試。當時(shí)只是隨口一說(shuō),沒(méi)想到她竟然答應了!

“你真的想好了?”蕭晨問(wèn)。

蔣麗不答反問(wèn):“你那里還有空著(zhù)的房間嗎?”

“沒(méi)有?!笔挸繐u了搖頭。

因為自己已經(jīng)搬到柳兒家去住,原來(lái)租住的房子就直接退掉了。那就應該沒(méi)有空出來(lái)的住處了。

“那你睡床,我就打地鋪!”蔣麗仍舊是不死心。

蕭晨一驚,自己當時(shí)隨口說(shuō)的話(huà),這女的竟然還當真了?如果是把對象換成柳兒的話(huà),恐怕就會(huì )直接罵“流氓”“壞蛋”,然后直接讓自己去死。

如果自己晚上還帶回去一個(gè)女人的話(huà),看她們的樣子,應該是認識的。到時(shí)候柳兒直接一問(wèn),自己恐怕不會(huì )有好果子吃。

蕭晨直接搖搖頭,站起身:“我已經(jīng)和柳兒住在一起了,你還是回去上課吧!”

“???哦,好好?!?/p>

明知蕭晨和柳兒是情人,現在都已經(jīng)同居了,自己還去插手什么!蔣麗頓時(shí)為自己的行為,感到臉紅。

看著(zhù)蔣麗離開(kāi)的背影,蕭晨對她有了一個(gè)基本的判定。

武癡!

之前見(jiàn)他看誰(shuí),都是一副冷漠的表情,還以為她對什么都沒(méi)興趣。在經(jīng)過(guò)這幾次的接觸之后,才發(fā)現,她之所以會(huì )表現的如此淡漠,是因為,她對除了武術(shù)以外的其他任何東西,都不感興趣。

蕭晨搖搖頭,也向教室走去,去看看柳兒回來(lái)了沒(méi)有。

此時(shí),某市區豪華別墅內

柳兒看著(zhù)眼前的男人,眼中放射中不滿(mǎn)。

“柳兒,你給我過(guò)來(lái)!”

整個(gè)大廳都在回蕩著(zhù)男人憤怒的聲音。

“我不過(guò)去!”柳兒扶著(zhù)大廳門(mén)口的玻璃門(mén),一臉的不情愿。

男人拿出了一個(gè)東西:“說(shuō),這是不是你們班李遠的東西!”

“是又怎么樣?不是又怎么樣?”

男人一拍桌子:“反了你了!趁我和你媽不在的時(shí)候,領(lǐng)一個(gè)男人到家里來(lái)!要不是我回來(lái)拿東西,家里恐怕就翻天了!”

“我喜歡,我樂(lè )意!”柳兒不甘示弱。

“你!”

男人的臉,因為憤怒而有些潮紅。

“從今天起,你就待在家里,哪兒也不準去!”男人喝道。

柳兒瞬間瞪大了雙眼:

“憑什么!你侵犯了我的人生自由權,和受教育權,我要去告你!”

“這可由不得你!你生就是我養的,所以你就要聽(tīng)我的話(huà)?!?/p>

“除非,你答應我一件事?!蹦腥私K于說(shuō)到了正題上。

柳兒小心地問(wèn):“什么事?”

“只要你離開(kāi)那個(gè)李遠,和吳家那小子在一起?!?/p>

“什么?你派人調查我?”柳兒從門(mén)外跳進(jìn)來(lái)。

男人冷哼一聲:“那這又怎么了?我是為你的安全著(zhù)想!那家伙看著(zhù)就不是一個(gè)好人,你還是離他遠點(diǎn)!”

“為我著(zhù)想?你哪里為我著(zhù)想過(guò)了?沒(méi)經(jīng)過(guò)我同意,就私自為我訂婚。那家伙哪里好了?”柳兒立即反駁。

“都還沒(méi)有相處過(guò),就不要妄下論斷?!?/p>

男人開(kāi)始滔滔不絕地介紹起,未來(lái)女婿心目中的理想形象。

“吳家那小子我見(jiàn)過(guò),人長(cháng)得不錯,形象又好,而且還自己開(kāi)了一家公司,未來(lái)可以說(shuō)是前途無(wú)量!”

“爸,那家伙的私生活很亂的!”柳兒越說(shuō)越激動(dòng),“沒(méi)看到報紙每天都在報道他的消息嗎?你是不是眼花了?”

男人輕咳一聲:“那也比那個(gè)什么李遠強!年輕人,怎么可能不沾染一些風(fēng)流???想當初,你爸就...”

“嘿嘿,就怎么了?”柳兒一臉玩味地看著(zhù)他爸。

男人一臉尷尬。

“等媽回來(lái),我就告訴媽去!”說(shuō)完,柳兒一甩頭就出了門(mén)。

看著(zhù)柳兒一臉壞笑地出了門(mén),男人拿起電話(huà)。

“陳總,有何吩咐?”一個(gè)冰冷的聲音,從聽(tīng)筒里傳來(lái)。

“警告一下和柳兒同班的一個(gè)男生,讓他不要再靠近柳兒。如果他不聽(tīng)的話(huà),可以用些手段讓他遠離她?!?/p>

“好的,柳總?!?/p>

蕭晨睡到了最后一節課,見(jiàn)柳兒仍然沒(méi)有來(lái),禁不住有些擔心。

正想著(zhù)柳兒家是不是出事了,就見(jiàn)一個(gè)身影走進(jìn)了教室。

講臺上正在黑板上寫(xiě)公式的老師,并未理會(huì )走進(jìn)來(lái)的那人,繼續在講臺上講著(zhù)深奧的理論。

“怎么?現在才來(lái)?去解決生理問(wèn)題了?”

蕭晨推開(kāi)旁邊的辮子頭,把柳兒讓到了身邊。

“滾!我可是跟我爸斗智斗勇了好幾個(gè)小時(shí),你竟然還這個(gè)態(tài)度!出去別說(shuō)我認識你!”

柳兒氣不打一處來(lái),自己當初到底是怎么看上他的?

“這位美女,你是在和我說(shuō)話(huà)嗎?我怎么不認識你?”蕭晨裝傻。

柳兒氣得直接踩了他一腳,蕭晨痛得差點(diǎn)叫出聲。

“大小姐,停停停!你這是要弄出人命??!我死了你可怎么辦?”蕭晨委屈道。

“流氓!”柳兒直接扭過(guò)頭去。

這時(shí),辮子頭湊過(guò)來(lái):“你們在說(shuō)什么?”

蕭晨直接對著(zhù)他腦袋敲了一下:“夫妻之間的事,你要也要管?”

辮子頭正欲縮回腦袋,柳兒開(kāi)口了。

“蕭晨,我想請你幫個(gè)忙?!?/p>

“你說(shuō),不過(guò)我可不一定答應。如果是想要晚上一起洗澡,或者睡覺(jué)的話(huà),那我可以先答應?!笔挸柯冻鲡嵉男?。

“你就不能正經(jīng)一點(diǎn)嗎?我是真的有事要幫忙?!绷鴥杭鼻械卣f(shuō)。

“我可從來(lái)不是一個(gè)正經(jīng)人,從不干正經(jīng)事?!?/p>

柳兒實(shí)在是忍無(wú)可忍,就直接說(shuō)道:

“今天晚上去我家?!?/p>

“我不是已經(jīng)住你家了嗎?”蕭晨疑惑。

“我說(shuō)的是,我爸我媽的那個(gè)家!”

“不去!”蕭晨直接拒絕,“你又不陪睡!”

柳兒幾乎是眼淚汪汪地看著(zhù)他:“你就不能有點(diǎn)同情心嗎?”

“既然如此,那老夫就勉為其難的答應了!作為回報...”

蕭晨手伸向了柳兒胸部...

“給我去死!”柳兒一巴掌就到了...

本站轉載小說(shuō)免費章節由分銷(xiāo)平臺授權推廣至其官方書(shū)城閱讀,版權歸屬分銷(xiāo)平臺與本站無(wú)關(guān)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