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書(shū)小說(shuō)閱讀網(wǎng)
當前位置:首頁(yè)>言情>神醫毒妃帶崽出逃全文閱讀
在線(xiàn)閱讀

神醫毒妃帶崽出逃全文閱讀

容玉言情主角:白佑凝,顧羲城微信閱讀
簡(jiǎn)介: 一本書(shū)小說(shuō)提供作者是容玉創(chuàng )作的小說(shuō)《神醫毒妃帶崽出逃》免費章節在線(xiàn)閱讀。主角是白佑凝顧羲城的小說(shuō)《神醫毒妃帶崽出逃》講述的是:一朝穿越,兒女雙全,夫君也俊美得跟妖孽似的,卻沒(méi)有想到成為夫君的眼中釘肉中刺,怎么看怎么嫌棄。對此白佑凝表示:巧的很,我也很嫌棄你,根本就不會(huì )在一顆樹(shù)上吊死。就在她帶著(zhù)娃跑路時(shí),讓她沒(méi)有想到的是,那個(gè)看她不順眼的夫君,居然在后面追。離譜,離了大譜了!...
更新時(shí)間: 2024-04-13 16:30:02
免費閱讀

  白佑凝認得這個(gè)貴婦人,是她那個(gè)婆婆——玉貴妃。

  白佑凝也不坐以待斃,就在手快要落到臉上時(shí),擒住了對方的手。

  玉貴妃見(jiàn)自己的手被白佑凝擒住,臉色上的怒色更盛:“反了,反了……”

  “母妃,現在不是生氣的時(shí)候,念夕的命要緊!”

  顧羲城陰沉著(zhù)一張俊臉上前,隔開(kāi)了兩人,讓身后的太醫上前為小念夕診脈。

  顧羲城冷睨了白佑凝一眼,頗有秋后算賬的意思。

  太醫上前,當即為小念夕把脈,白佑凝看著(zhù)那叫一個(gè)著(zhù)急,陀羅鬼毒這可不是鬧著(zhù)玩的!

  “太……”太醫兩個(gè)字還沒(méi)有喊出來(lái),便聽(tīng)顧羲城冷呵道:“閉嘴!”

  這個(gè)該死的女人,現在還在這里搗亂!

  白佑凝想告訴太醫,這是陀羅鬼毒,但是她的話(huà)剛剛到嘴邊,顧羲城便用一種要把人生吃了

  的眼神掃了過(guò)來(lái)。

  這邊太醫已經(jīng)診脈完了,沉聲道:“這是西域那邊的陀羅鬼毒,十分罕見(jiàn)?!?/p>

  “那有沒(méi)有解毒的辦法?”顧羲城很是著(zhù)急,他虧欠這個(gè)女兒真的太多了。

  “無(wú)論什么代價(jià)我都愿意!”

  “唉……”太醫重重的嘆了一口氣:“王爺,還是為郡主準備后事吧!”

  “我都說(shuō)了,無(wú)論付出什么代價(jià)我都愿意,你沒(méi)有聽(tīng)到嗎?”

  顧羲城的情緒無(wú)法克制的憤怒,他覺(jué)得這個(gè)太醫是不是聽(tīng)不懂自己說(shuō)的話(huà)?

  太醫噗咚一聲跪在地上:“臣無(wú)能為力,陀羅鬼這種劇毒本就罕見(jiàn),解藥更是稀有之

  物?!?/p>

  邊上的奶娘聽(tīng)著(zhù)這個(gè)消息直接癱瘓在地,情緒崩潰大哭,剎那間屋內亂得不能再亂了。

  看著(zhù)這亂哄哄的,白佑凝拿出從醫藥柜里面拿出的解藥,走到床邊俯身掰開(kāi)小念夕的嘴要喂

  小念夕解藥,手剛剛碰到小念夕,便被人猛得拽得往后踉蹌。

  “白佑凝,你這個(gè)惡毒的女人,你還想干嘛?”

  “別妨礙我!”

  白佑凝語(yǔ)氣不善,已經(jīng)耽誤這么長(cháng)的時(shí)間了,再晚點(diǎn)小念夕真的就要死了!

  “念夕死了,我絕對不會(huì )放過(guò)你這個(gè)毒婦,哪怕你爹去求太上皇!”

  白佑凝充耳不聞,掰開(kāi)小念夕的嘴巴,把陀羅蛇膽汁讓小念夕喝下。

  “你喂了念夕喝了什么東西?”顧羲城一把推開(kāi)白佑凝,去看躺在床上的小念夕,看著(zhù)

  小念夕的臉越來(lái)越青,幾乎暴怒。

  邊上的玉貴妃瞧著(zhù),抬手就往白佑凝臉上甩去,被白佑凝一把擒住了手腕。

  剛才動(dòng)手就沒(méi)有打著(zhù),現在又沒(méi)有打著(zhù),這讓貴妃暴怒,狠狠的抽了抽被白佑凝擒住的

  手腕,可白佑凝的力氣大的很,就跟一個(gè)大鐵鉗似的,根本掙脫不了。

  白佑凝趁機拿出了早上顧羲城給的休書(shū):“這是早上云王給我的休書(shū),我已經(jīng)不是云王

  府的人來(lái),不知道貴妃以什么身份打我呢?”

  白佑凝松開(kāi)了玉貴妃的手,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她父親白神醫的身份特殊,太上皇都

  要給幾分面子,又極其護短,玉貴妃要動(dòng)手,那也要掂量掂量。

  當然如果她是云王妃的話(huà),婆婆教訓兒媳婦,那就沒(méi)有什么問(wèn)題了,所以她拿出了休

  書(shū)。

  玉貴妃一把扯過(guò)白佑凝手中的休書(shū),撕了個(gè)粉碎,冷笑一聲:“休書(shū)?什么休書(shū),你以

  為你拿了休書(shū),你就不是云王妃了,本宮告訴你,云王府的王妃不能休,只能死!”

  太上皇賜的婚,能休妻她早就讓兒子休妻了,畢竟這樣的女人不配當云王妃!

  這時(shí)顧羲城一個(gè)看死人的眼神掃了過(guò)來(lái),眼里是毫不掩飾的殺意,顧羲城放下抱著(zhù)的小

  念夕站起來(lái),一步步的朝著(zhù)白佑凝走來(lái),這讓白佑凝壓力很大。

  “母妃說(shuō)的對,云王妃不能休,只能死!”

  顧羲城壓抑著(zhù)自己的怒火,從牙縫里擠出一句讓人膽寒的話(huà)。

  話(huà)音落下,他掐住了白佑凝的脖子,眸子里滿(mǎn)是殺意。

  從小到大他收到的教育告訴他,不能跟女人太計較,更不能動(dòng)手打女人,可是這個(gè)女人卻

  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自己的底線(xiàn)。

  “放開(kāi)……你放開(kāi)……”

  被人掐住脖子,呼吸十分艱難,一張臉都漲得通紅,這個(gè)男人要殺了自己,是真的要殺

  了自己!

  白佑凝掙扎著(zhù),她現在想從顧羲城的手中掙脫,她不想死!

  盡管白佑凝奮力掙扎,但是她的掙扎就猶如浮游撼大樹(shù),不自量力,絲毫沒(méi)有動(dòng)搖顧羲

  城。

  漸漸地白佑凝因為大腦缺氧,視線(xiàn)也變得模糊起來(lái),整個(gè)人十分恍惚。

  就在這時(shí),她隱隱約約的聽(tīng)到劇烈的咳嗽聲,而在這個(gè)時(shí)候掐住她脖子的手也松開(kāi)了。

  白佑凝大口大口的呼吸著(zhù),視線(xiàn)逐漸恢復,便看到剛才還要殺人的顧羲城,此刻正

  溫柔的抱著(zhù)小念夕,滿(mǎn)臉的疼惜之色。

  小念夕在顧羲城的懷里嘔血,烏黑的血液從小念夕嘴里吐出來(lái),一口又一口,看著(zhù)直叫

  人心疼。

  “太醫?。?!”

  “嗯?”

  好一會(huì )太醫這才緩神過(guò)來(lái),看了一眼白佑凝,急忙去給小念夕把脈。

  他現在都不敢相信剛才看到的那一幕,玉貴妃要打云王妃,云王也要殺了云王妃,果然

  云王府比外面傳聞中的還要水深火熱。

  太醫把完脈后,臉上頓時(shí)有了喜色,欣喜道:“王爺,郡主的毒好像被解開(kāi)了!”

  “真的嗎?”

  顧羲城狂喜,邊上的貴妃跟奶娘也滿(mǎn)臉的喜色。

  白佑凝盯著(zhù)正在嘔血的小念夕,看著(zhù)小念夕嘔的血逐漸變得鮮紅,這才放下一顆心。

  同時(shí)白佑凝還注意到了,太醫正看著(zhù)自己。

  太醫看著(zhù)白佑凝看過(guò)來(lái)的目光,當即轉身跟顧羲城道:“王爺,毒是王妃解的?!?/p>

  太醫是顧羲城的人,當今圣上還沒(méi)有立太子,他不希望顧羲城跟白佑凝的關(guān)系太僵,因

  為這些事情傳出去多少影響顧羲城的聲望。

  顧羲城抬眼瞧了一眼白佑凝,冷笑著(zhù)道:“黎太醫你方才說(shuō),陀羅鬼毒十分罕見(jiàn),可她

  為什么就有解藥呢?”

  “顧羲城!你什么意思?”

  白佑凝被這句話(huà)氣得不行,這話(huà)的意思是說(shuō)她給小念夕下的毒嗎?

  “我什么意思?你自己心里清楚!”

  顧羲城神色冷漠,語(yǔ)氣森冷,已經(jīng)認定是白佑凝下的毒。

本站轉載小說(shuō)免費章節由分銷(xiāo)平臺授權推廣至其官方書(shū)城閱讀,版權歸屬分銷(xiāo)平臺與本站無(wú)關(guān)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