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書(shū)小說(shuō)閱讀網(wǎng)
當前位置:首頁(yè)>都市>都重生了誰(shuí)談戀愛(ài)啊百度百科

熱門(mén)小說(shuō)

在線(xiàn)閱讀

都重生了誰(shuí)談戀愛(ài)啊百度百科

錯哪兒了都市主角:江勤,馮楠舒微信閱讀
簡(jiǎn)介: 一本書(shū)小說(shuō)提供作者是錯哪兒了創(chuàng )作的小說(shuō)《都重生了誰(shuí)談戀愛(ài)啊》免費章節在線(xiàn)閱讀。主角是江勤馮楠舒的小說(shuō)《都重生了誰(shuí)談戀愛(ài)啊》講述的是:奮斗到三十八歲買(mǎi)不起房,要結婚得先付三十萬(wàn)彩禮,省吃?xún)€用大半生,卷到肝都碎了,可是錢(qián)呢?錢(qián)到底被誰(shuí)賺走了? 懷帶著(zhù)無(wú)數怨氣的江勤重生十八歲,睜開(kāi)眼的唯一念頭就是創(chuàng )業(yè)搞錢(qián)。 第一步,先把送出去的情書(shū)搶回來(lái),翻個(gè)面,在?;@愕的眼神中寫(xiě)下三行字: 現在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 只想財富自由,永不為奴! 至于戀愛(ài)?那玩意兒狗都不談!...
更新時(shí)間: 2024-04-14 13:00:01
免費閱讀

  二百變四百六?

  一天能賺兩天半的錢(qián)?

  賣(mài)盒飯的大爺立馬就眼饞了,憨笑著(zhù)提了下褲管,順勢就蹲在了江勤的旁邊,那油腥味和煙味混合的體香撲面而來(lái),頓時(shí)讓江勤覺(jué)得有點(diǎn)上頭。

  不過(guò)江勤并沒(méi)有說(shuō)什么,只是往旁邊挪了挪,并順勢把大爺遞過(guò)來(lái)的那根煙別在了耳朵上。

  他現在這個(gè)樣子,完全不像個(gè)高中畢業(yè)生,倒像個(gè)輟學(xué)出來(lái)混生活的老油子。

  “爺們兒,你把賣(mài)盒飯的地址告訴我吧?”

  江勤仿佛早料到了一樣,非常熟練地豎起兩根手指:“大爺,你給我二百塊錢(qián),我把地址告訴你?!?/p>

  大爺把眼睛瞪得像銅鈴,射出閃電般的精明:“二百塊?我在這兒干一天才勉強能賺到二百嘞!”

  “你換個(gè)地址不就能賺四百了嗎?”

  “那你先說(shuō)說(shuō),我估摸一下值不值?!辟u(mài)盒飯的大爺有點(diǎn)猶豫,二百塊可不是小數目。

  “我們剛才去的是網(wǎng)吧一條街?!?/p>

  “興海路東頭?”

  “對?!?/p>

  “我還以為什么好地方呢,那地方生意確實(shí)不錯,但城管查的太嚴了,我去過(guò)一次,車(chē)都被扣走了,到現在都要不回來(lái)?!?/p>

  “我還沒(méi)說(shuō)完呢,你給我二百塊錢(qián)我就繼續往下說(shuō),你要覺(jué)得不合適我再還給你,我還是個(gè)學(xué)生,總不會(huì )坑你吧?”江勤的聲音里充滿(mǎn)了誘惑感。

  賣(mài)盒飯的猶豫半晌,從口袋里掏出二百塊錢(qián):“說(shuō)吧,要是不值的話(huà),我可是要退錢(qián)的?!?/p>

  江勤把二百卷起來(lái)塞進(jìn)口袋:“那條街有個(gè)叫水云間的洗腳城,從門(mén)口進(jìn)去里面有個(gè)大院子,七家網(wǎng)吧的消防通道都直通那個(gè)院子,還有,看大門(mén)的老頭喜歡抽紅塔山,最重要的是那里沒(méi)城管?!?/p>

  “看門(mén)的老頭管啥用?他還敢把我放進(jìn)去賣(mài)盒飯?”

  江勤淡然一笑:“他是水云間老板的親爹,看門(mén)是因為在家閑得難受?!?/p>

  賣(mài)盒飯的琢磨了半晌,臉上猛地一喜:“得了爺們兒,下次來(lái)吃盒飯不收錢(qián)?!?/p>

  “好說(shuō)好說(shuō)?!?/p>

  “小小年紀就把洗腳城摸清楚了,你以后大有可為!”

  江勤兩手抱拳拱了拱:“過(guò)獎過(guò)獎!”

  旁邊的郭子航愣了半天,有些顫抖地抓住江勤,眼神里全都是羨慕:“老江,你已經(jīng)去過(guò)洗腳城那種神奇的地方了?”

  “男人的必經(jīng)之路罷了?!?/p>

  “???”

  “行了,別啊了,今天賺到錢(qián)了,請你吃點(diǎn)好的?!?/p>

  江勤站起來(lái)拍拍屁股,懷揣著(zhù)七百多的巨款,沿著(zhù)大馬路就向前走去。

  看著(zhù)他瀟灑遠去的背影,郭子航微微一愣,覺(jué)得自己的這位好友身上仿佛有種歷盡滄桑的成熟感。

  就像是電視劇里那種看透了人生的人,臉上雖然還是嬉笑怒罵,但目光卻深邃的不行,鋒利地像是能看透事物的本質(zhì)一樣。

  他們剛才累死累活,跑了一上午明明才賣(mài)了三百多,利潤都不夠買(mǎi)煙的,可江勤張嘴就敢說(shuō)自己賺了四百六。

  最關(guān)鍵的是,賣(mài)盒飯的大爺滿(mǎn)臉都寫(xiě)著(zhù)精明,最后還真被他唬住了,花了二百塊就只是買(mǎi)了個(gè)地址。

  能和成年人滿(mǎn)嘴跑火車(chē)而不露怯,這是郭子航做不到的,他幫媽媽買(mǎi)菜的時(shí)候甚至都不敢開(kāi)口講價(jià)。

  怪不得他連表白失敗都不在乎。

  班里的人還以為他是裝的,覺(jué)得他只是想給自己留點(diǎn)可憐又可悲的尊嚴,可郭子航這一刻卻有些相信江勤了,他可能是真的沒(méi)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不過(guò)一提到楚絲琪,郭子航的八卦之魂又開(kāi)始熊熊燃燒了起來(lái)。

  “老江,你和楚女神的事怎么樣了?”

  江勤轉頭看他一眼:“我和她能有什么事?”

  “你喜歡了她三年,難道就這樣結束了?她可是說(shuō)上了大學(xué)就會(huì )考慮的!”郭子航追問(wèn)不休,他是真的有點(diǎn)不懂,明明熬過(guò)暑假就大學(xué)了,這時(shí)候放棄多虧啊。

  “她說(shuō)大學(xué)就大學(xué)?老子還不想等了呢,漂亮女孩如果靠得住,那豬都會(huì )上樹(shù)了?!?/p>

  江勤面無(wú)表情地說(shuō)著(zhù),言語(yǔ)里全是對愛(ài)情的嘲諷。

  談戀愛(ài)耽誤搞錢(qián),當舔狗耽誤人生,前世的血淋淋的教訓足以證明這個(gè)觀(guān)點(diǎn),女人只會(huì )影響賺錢(qián)的速度,除此之外一無(wú)是處。

  他經(jīng)歷過(guò)青春期暗戀的痛苦,又感受過(guò)三十萬(wàn)彩禮的恐怖,不是說(shuō)對女人沒(méi)興趣,只是覺(jué)得人生再次應該要分清主次。

  “可是……這都是你的猜測啊,說(shuō)不定楚絲琪真的打算一上大學(xué)就和你談戀愛(ài),你現在就放棄了不覺(jué)得虧嗎?”

  “老郭,男人一旦有這種想法,那基本就相當于畫(huà)地為牢了,不管是戀愛(ài)還是工作都是這樣,沒(méi)有到你手里的,別人就算是說(shuō)破大天去也不要信?!?/p>

  江勤的目光稍稍深邃了一些,忽然想起自己當年剛入職的時(shí)候得到的承諾。

  什么項目分紅,公司干股,國外旅游,直系親屬生活補貼,這跟楚絲琪說(shuō)努力一點(diǎn)我就和你談戀愛(ài)是一樣的,都屬于人人都知道,但人人都沒(méi)見(jiàn)過(guò)的傳說(shuō)。

  對傳說(shuō)的東西抱有希望,那她媽還不如相信光呢。

  一念及此,江勤就忍不住想起了迪迦,什么宇宙英雄,那他媽就是個(gè)老賴(lài)。

  當年把自己的光借走了,打加坦杰厄的時(shí)候溜得飛起,結果后來(lái)自己的前途一片黑暗,這家伙提都沒(méi)提還自己光的事兒。

  當什么都不當舔狗,做什么都不做社畜,努力搞錢(qián),這才是人生的正道。

  與此同時(shí),郭子航忽然開(kāi)始飛速撓頭,嘴里發(fā)出嘶嘶的聲音。

  江勤看了覺(jué)得奇怪,忍不住盯著(zhù)他打量了幾眼。

  “你怎么了?出門(mén)沒(méi)洗頭?”

  “不,我感覺(jué)聽(tīng)完你的話(huà)之后,我的腦殼里要長(cháng)腦子了?!?/p>

  “?????”

  下午四點(diǎn),江勤和郭子航從飯店里走出來(lái),已經(jīng)是酒足飯飽的狀態(tài)。

  不過(guò)郭子航還是對酒吧這種地方念念不忘,想求江勤帶他去體驗一把,但沒(méi)等他們走出幾步,兩個(gè)熟悉的身影就出現在了他們眼前。

  一個(gè)是班里的數學(xué)課代表王慧茹,一個(gè)就是班花楚絲琪。

  兩個(gè)女孩正挽著(zhù)手臂從步行街出來(lái),一個(gè)拿著(zhù)淀粉腸,一個(gè)舉著(zhù)糖葫蘆。

  夏季的炎熱天氣讓她們有些香汗淋漓,連額前的秀發(fā)都被沾濕了,小臉也被熱的粉潤無(wú)比,加上呼吸的急促,導致發(fā)育到初現規模的胸口不斷地起伏著(zhù)。

  王慧茹長(cháng)得很清秀,有一種小家碧玉的感覺(jué),笑起來(lái)還有兩個(gè)梨渦,她穿著(zhù)一件背帶褲,青春活潑,單看的話(huà)也算得上是個(gè)美女,但和楚絲琪走在一起就沒(méi)什么優(yōu)勢了。

  楚絲琪今天穿的是一件米色的長(cháng)裙,裙擺垂落到膝蓋的位置,眼睛靈動(dòng)而璀璨,五官精致,紅唇飽滿(mǎn),膚色勝雪,映的身邊的王慧茹仿佛陪襯。

  四個(gè)人一見(jiàn)面,首先反應過(guò)來(lái)的就是目光一直朝前的王慧茹,她立馬抬起手打了個(gè)招呼。

  “江勤,郭子航,你們怎么在這里?”

  聽(tīng)到有人在叫自己,江勤下意識地抬頭看了過(guò)去,目光一不小心就與楚絲琪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交錯。

  接著(zhù)他就收斂了微笑,有些淡漠地撇過(guò)頭。

  也許是因為帶著(zhù)前世記憶的緣故,江勤在看待人際關(guān)系的時(shí)候總帶有一些上帝視角的感覺(jué),所以他對楚絲琪真的沒(méi)有好感。

  但年近四十的靈魂帶給他了足夠的成熟穩重,不至于讓他扭頭就走,但也僅限于這種程度。

本站轉載小說(shuō)免費章節由分銷(xiāo)平臺授權推廣至其官方書(shū)城閱讀,版權歸屬分銷(xiāo)平臺與本站無(wú)關(guān)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