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書(shū)小說(shuō)閱讀網(wǎng)
當前位置:首頁(yè)>都市>重生野性時(shí)代校對版下載

熱門(mén)小說(shuō)

在線(xiàn)閱讀

重生野性時(shí)代校對版下載

王梓鈞都市主角:宋維揚,鄭學(xué)紅微信閱讀
簡(jiǎn)介: 一本書(shū)小說(shuō)提供作者是王梓鈞創(chuàng )作的小說(shuō)《重生野性時(shí)代》免費章節在線(xiàn)閱讀。主角是宋維揚鄭學(xué)紅的小說(shuō)《重生野性時(shí)代》講述的是:從2018回到1993,記憶中,那一年的夏天很熱。...
更新時(shí)間: 2024-04-14 13:30:01
免費閱讀

  時(shí)值農歷初六,一彎弦月高掛夜空。

  “偷渡者”們如同老鼠,排隊鉆過(guò)狹窄的狗洞。雖不相識,卻有默契,盡量不發(fā)出絲毫的聲響。

  “嘶啦!”

  布匹破碎聲打破了寧靜,胖**爬到一半,回頭唾罵:“老子的西褲,牌子貨??!”

  “哈哈哈哈!”終于有人忍不住,捂著(zhù)嘴抽笑。

  鄭學(xué)紅頓時(shí)生氣道:“笑個(gè)屁,別出聲?!?/p>

  沒(méi)人搭理他,大家開(kāi)始小聲討論起來(lái)——

  “往哪邊走?”

  “左邊吧,我看到那邊有很多燈光?!?/p>

  “南邊也有光?!?/p>

  “南邊是哪邊?”

  “我們從北邊來(lái)的,前面就是南邊?!?/p>

  “管他東南西北,往燈最亮的地方走,準沒(méi)錯?!?/p>

  “對,聽(tīng)說(shuō)特區是不夜城,通宵都亮著(zhù)燈?!?/p>

  “同志們,大家化整為零打游擊,千萬(wàn)別被邊防兵給一鍋端了?!?/p>

  “我贊成。咱們人太多,目標大,得分開(kāi)走?!?/p>

  “……”

  一群看著(zhù)“老三戰”電影長(cháng)大的家伙,士氣高昂,活學(xué)活用,迅速朝東邊和南邊流竄而去。

  “老弟,等會(huì )兒,”鄭學(xué)紅把宋維揚叫住,鉆進(jìn)碎石堆說(shuō),“麻煩幫我把風(fēng),我換條褲子?!?/p>

  “好嘞,慢慢來(lái),咱不著(zhù)急?!彼尉S揚憋著(zhù)笑。

  窸窸窣窣倒騰好幾分鐘,鄭學(xué)紅終于把褲子換好。二人也不敢開(kāi)手電筒,借著(zhù)微弱的月光前行,一腳高一腳低,好幾次差點(diǎn)被荒草藤蔓給絆倒。

  “有人!”

  不知走了多久,鄭學(xué)紅突然示警,猛地撲進(jìn)路邊草叢,身法矯捷如洪金寶。

  宋維揚也嚇了一跳,還以為是邊防查崗,連滾帶爬閃到草石堆里藏好。

  離得近了,宋維揚終于看清楚狀況,卻是一個(gè)自行車(chē)隊悄摸駛來(lái)。大概有七八輛的樣子,都是二八載重自行車(chē),馱著(zhù)大包小包的貨物朝邊防線(xiàn)而去。

  宋維揚笑著(zhù)爬起來(lái),對胖**說(shuō):“沒(méi)事,走私的?!?/p>

  “還好,還好,嚇死我了?!编崒W(xué)紅的小心肝兒直跳。

  特區的鐵絲網(wǎng)邊防線(xiàn),前后花了上億資金打造。

  由于深城實(shí)行了一系列減免稅政策,進(jìn)口貨物的價(jià)格遠低于內地,出關(guān)時(shí)需要繳納稅費來(lái)彌補價(jià)差。剛才的自行車(chē)運輸隊,唯一作用便是逃稅,嚴格說(shuō)來(lái)屬于走私行為。

  又徒步前行了幾十分鐘,鄭學(xué)紅累得大喘氣,一屁股坐地上,扔煙給宋維揚道:“呼,休息會(huì )兒吧?!?/p>

  宋維揚把煙點(diǎn)上,拿出兩瓶水果罐頭說(shuō):“兩頓飯沒(méi)吃了,填填肚子?!?/p>

  鄭學(xué)紅掏出刀子把罐頭撬開(kāi),仰脖子牛飲猛嚼,躺地上感慨道:“媽的,昨晚咱們還是勇斗歹徒的英雄,轉眼就變成了擔驚受怕的偷渡客?!?/p>

  “后悔了?”宋維揚笑道。

  “后悔?”鄭學(xué)紅蹭的坐起來(lái),“我老鄭就不知道啥叫后悔,沒(méi)掙到幾十萬(wàn),我還真就不回去了!”

  宋維揚問(wèn):“打算在特區做什么生意?”

  “還沒(méi)想好,先找地方住下再說(shuō),”鄭學(xué)紅拍屁股站起來(lái),語(yǔ)氣變得慷慨激昂,“老弟,不怕你笑話(huà),哥哥我來(lái)特區就是賺大錢(qián)的。我有一個(gè)五年計劃,第一年賺十萬(wàn),第二年賺百萬(wàn),到了第五年,我要做身家上億的大富翁!我看你也是個(gè)聰明有本事的,怎么樣,想不想跟哥哥我大干一場(chǎng)!”

  這他媽也叫計劃?白日夢(mèng)更貼切吧,老子還計劃十年成為全球首富呢。

  宋維揚都懶得吐槽,忍俊不禁道:“別大富翁了,先想好怎么賺錢(qián)吧,特區的物價(jià)可不低?!?/p>

  鄭學(xué)紅毫不擔憂(yōu),意氣風(fēng)發(fā)道:“見(jiàn)一步走一步,活人還能給尿憋死?我是肯定不會(huì )打工的,就算要飯也不會(huì )給人打工,真為了那幾個(gè)小錢(qián),我還不如在老家繼續當副**。相信我,老弟,特區滿(mǎn)大街都是錢(qián),就等著(zhù)我們去撿。舍了這一身兩百斤肉,也要干出番大事業(yè)來(lái)!”

  “老哥豪氣!”宋維揚豎起大拇指。

  多年以后,當人們提起這個(gè)時(shí)代,有人說(shuō)是黑暗的,也有人說(shuō)是浪漫的。

  熱血,激情,狂野!就體現在千千萬(wàn)萬(wàn)的鄭學(xué)紅身上。

  人到中年,工作穩定,卻拋家舍業(yè),身懷野心和理想,一頭莽進(jìn)下海大潮當中。他們甚至連具體的計劃都沒(méi)有,只知道特區滿(mǎn)地黃金,便猶如嗜血餓狼一般往里撲,搏出一個(gè)無(wú)限美好的明天。

  在這種毫無(wú)理性的野蠻瘋狂當中,無(wú)數人撞得頭破血流,也有無(wú)數草莽蛻變?yōu)轵札垺?/p>

  宋維揚也不急著(zhù)走了,反正黑燈瞎火的不好找住處。他躺在地上仰望星空,隨口問(wèn)道:“老哥有故事?”

  “啥故事啊,粗人一個(gè)?!编崒W(xué)紅捏著(zhù)煙屁股說(shuō)。

  宋維揚道:“餐車(chē)上你喝醉了酒,還說(shuō)自己差點(diǎn)參加奧運會(huì )呢?!?/p>

  鄭學(xué)紅唏噓長(cháng)嘆:“是有機會(huì )。我以前練舉重的,最好成績(jì)是全運會(huì )銀牌,被省隊推薦去參加奧運國家隊選拔。結果他娘的晦氣,關(guān)鍵時(shí)候腰弄傷了,只能躺在床上看84年的奧運會(huì )。不過(guò)嘛,其實(shí)也沒(méi)什么可遺憾的,我當時(shí)年齡偏大,拼盡全力估計也選不上?!?/p>

  “嫂子支持你來(lái)特區?”宋維揚問(wèn)。

  提起老婆,鄭學(xué)紅瞬間回歸現實(shí),苦笑著(zhù)說(shuō):“支持個(gè)屁。女人嘛,頭發(fā)長(cháng)見(jiàn)識短,哪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p>

  “嫂子也是擔心你?!彼尉S揚道。

  “別說(shuō)那些了,”鄭學(xué)紅迅速轉開(kāi)話(huà)題,“你知道我的偶像是誰(shuí)嗎?”

  宋維揚捧哽道:“誰(shuí)???”

  “罐頭換飛機的牟其中!”鄭學(xué)紅說(shuō)。

  宋維揚笑道:“我就知道是他?!?/p>

  像鄭學(xué)紅這種不學(xué)無(wú)術(shù)的熱血中年,有一大半都崇拜牟其中,他們崇尚野路子,更覺(jué)得只有如此才是真正的商業(yè)奇才。

  至于廣大的青年學(xué)生,則把史育柱奉若神明,夢(mèng)想著(zhù)自己有朝一日,也能通過(guò)學(xué)識和才華發(fā)家致富。

  鄭學(xué)紅似乎是憋壞了,他來(lái)自于偏僻小縣城,閉塞而守舊,那里的人將他視為瘋子傻子,居然扔掉鐵飯碗去做生意。他心里很郁悶,找不到能夠說(shuō)話(huà)的人,現在逮著(zhù)宋維揚就倒苦水說(shuō)個(gè)不?!獌扇瞬⒓鐟鸲愤^(guò),值得信任。

  閑扯到大半夜,休息夠了,才繼續前行。

  稀里糊涂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中途路過(guò)好幾個(gè)村子,終于來(lái)到具有現代化氣息的街區。

  不夜城都是吹的,到處黑漆漆一片,街面上連霓虹燈都少見(jiàn),可能是大半夜都關(guān)燈了,只有零星的大樓可以看到亮光。

  兩人也懶得找旅館,直接坐路邊上等天亮,倒是便宜了特區的蚊子。

  月落日升,借著(zhù)熹微晨光,宋維揚終于看清遠處大樓上的字——電子大廈。

  這尼瑪咋走到華強北來(lái)了?

  

本站轉載小說(shuō)免費章節由分銷(xiāo)平臺授權推廣至其官方書(shū)城閱讀,版權歸屬分銷(xiāo)平臺與本站無(wú)關(guān)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