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書(shū)小說(shuō)閱讀網(wǎng)
當前位置:首頁(yè)>言情>暴君愛(ài)我請直說(shuō)講了什么
在線(xiàn)閱讀

暴君愛(ài)我請直說(shuō)講了什么

樟木子言情主角:微信閱讀
簡(jiǎn)介: 一本書(shū)小說(shuō)提供作者是樟木子創(chuàng )作的小說(shuō)《暴君,愛(ài)我請直說(shuō)》免費章節在線(xiàn)閱讀。主角是的小說(shuō)《暴君,愛(ài)我請直說(shuō)》講述的是:  阿瀾被關(guān)冷宮十五年,第一次出宮門(mén),是作為棄子,代替妹妹出嫁。   嫁給惡名在外的敵國太子洛長(cháng)天。   出嫁前父皇跟她說(shuō):“阿瀾,你要相信父皇。”   出嫁后洛長(cháng)天對她說(shuō):“你乖乖的,我就對你好。”   可是兩軍對壘,她被綁在城墻上,利箭穿透身體,誰(shuí)也沒(méi)有在乎她的性命。   
更新時(shí)間: 2024-04-14 13:50:02
免費閱讀
  善兒被嚇到了,聽(tīng)見(jiàn)這話(huà)卻忍不住辯駁:“陛下怎么會(huì )不在乎公主?他每年還來(lái)看公主一次的!”   “別說(shuō)了?!卑懲蝗婚_(kāi)口。   兩人齊齊噤了聲,恭敬地面向她垂首。   阿瀾卻安靜地看著(zhù)門(mén)口,須臾之后,只聽(tīng)外面傳來(lái)腳步聲。   成帝身邊的總管太監王公公出現在門(mén)口,身后跟著(zhù)長(cháng)長(cháng)一串抬著(zhù)箱子的宮人,“公主殿下,這些是陛下給您準備的嫁妝,請您過(guò)目?!?   王公公一側身,身后的宮人們將箱子打開(kāi),里面無(wú)一不是價(jià)值連城的珍寶。   阿瀾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我要見(jiàn)父皇?!?   王公公垂首,“陛下政務(wù)繁忙,恐怕沒(méi)時(shí)間見(jiàn)公主殿下?!?   善兒快要氣哭了,王公公走后,她道:“奴婢剛剛回來(lái)的時(shí)候,明明聽(tīng)人說(shuō)陛下在陪鳴玉公主玩蹴鞠?!?   劉安看了她一眼,她立即低了頭,不敢說(shuō)話(huà)了。   阿瀾看著(zhù)那滿(mǎn)地的箱子,沉默不語(yǔ)。   鳴玉是被父皇捧在手心的女兒,在鳴玉面前,他和尋常人家的父親沒(méi)什么兩樣。   父皇對鳴玉的在意和溫柔,是她從沒(méi)有得到過(guò)的。   她轉身回了里間,桌上有一幅畫(huà),墨跡已經(jīng)干了。   畫(huà)上的男人偉岸俊美、威儀深重,那是她從小到大最為濡慕的父皇。   阿瀾點(diǎn)了火,將這份還沒(méi)來(lái)得及送出去的禮物扔進(jìn)了火盆。   ……   成帝沒(méi)有給阿瀾反應的時(shí)間,第二天就派了兩個(gè)嬤嬤過(guò)來(lái),強硬地將她帶出了宮。   洛長(cháng)天說(shuō)要在隋國成親,成帝答應了。   像是知道她會(huì )反抗,嬤嬤們全程抓緊了她胳膊,不讓她動(dòng)彈,像對待木偶人一樣給她梳洗打扮,結束后就將她塞上了花轎。   然后用繩子綁住了她手腳,用東西塞住了她的嘴巴。   嬤嬤們還不放心,時(shí)不時(shí)注意轎子里的動(dòng)靜。   可是阿瀾很安生,沒(méi)有做無(wú)謂的掙扎。   終于轎子停下來(lái),一個(gè)嬤嬤掀開(kāi)轎簾,動(dòng)作迅速地解了繩子、拿了布條,飛快地低聲說(shuō)了一句:“為了您那兩個(gè)忠心的奴才著(zhù)想,還請公主識時(shí)務(wù)一些?!?   然后將她攙扶了下去。   忽然前方響起一道喜怒不辨的低沉男聲:“等等?!?   旁邊嬤嬤停下腳步,恭敬地行禮:“太子殿下?!?   阿瀾蒙著(zhù)紅蓋頭,什么都看不見(jiàn),卻感受到隨著(zhù)一陣不疾不徐的腳步聲,一股讓人渾身戰栗的煞氣逼近,而后停在了她面前。   忽然眼前一亮,蓋頭竟然被人掀掉了。   一個(gè)眉目深刻俊朗、身材高大、氣勢逼人的男人站在她面前,他身上穿著(zhù)紅色的婚服,阿瀾便知道,這就是她今天要嫁的人——越國太子洛長(cháng)天了。   洛長(cháng)天伸出手,勾住了她下巴,強迫她抬起頭來(lái),打量著(zhù)她的臉,他忽而瞇了瞇眼,說(shuō)了一句:“我們曾經(jīng)見(jiàn)過(guò)?”   阿瀾垂眼,說(shuō):“沒(méi)有?!?   洛長(cháng)天掩下眼底那絲怪異的情緒,收回手來(lái),“你是鳴玉公主?”   阿瀾說(shuō):“不是?!?   她語(yǔ)氣平靜,邊上送親的官員們卻嚇得臉色都變了。   洛長(cháng)天卻笑了,只是笑容讓人不由自主地發(fā)寒:“那你跟我解釋一下這是怎么回事?你們隋國把我洛長(cháng)天當傻子耍著(zhù)玩?”   邊上的官員急忙上前道:“事出有因,太子別誤會(huì )!鳴玉公主突發(fā)怪病,沒(méi)法嫁給太子,我們陛下斟酌之后,才決定換了人選,這位是我們的大公主,大公主喜靜,多年來(lái)深居簡(jiǎn)出,所以外人……”   “你是自愿嫁給我的?”洛長(cháng)天忽然出聲,打斷了官員的解釋。   寬大袖子底下,阿瀾的手緊了緊,短短一息間她就下了決定,“我是被迫的,并不想……”   “我的名聲不太好,多少一心想要攀附榮華富貴的女人都不敢接近,你既然愿意嫁給我,那一定是很喜歡我了?”洛長(cháng)天仿佛沒(méi)聽(tīng)見(jiàn)她的話(huà),如是說(shuō)道。   阿瀾愕然抬頭,正對上他似笑非笑的臉。   “我不想嫁給你!”   “公主殿下!”邊上的官員出聲警告。   洛長(cháng)天依舊聽(tīng)而不聞,自顧自道:“既然你這么喜歡我,那么今天的事我就不追究了,只是想要頂替鳴玉成為我的太子妃,卻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他轉身大步走開(kāi),抬手做了個(gè)手勢,立即就有人動(dòng)作迅速地在阿瀾面前鋪了一條火炭路,熱浪撲面而來(lái),周?chē)馁e客都急忙退開(kāi),不可置信地看向洛長(cháng)天。   今天的賓客里,大多數人是隋國的官員,聽(tīng)說(shuō)過(guò)洛長(cháng)天暴戾冷酷的名聲,卻從沒(méi)有親眼見(jiàn)識過(guò),現在算是大開(kāi)了眼界。   阿瀾滿(mǎn)目震驚,手已經(jīng)把袖子給攥緊了。   她看向對面,在火炭路的另一頭,洛長(cháng)天坐在椅子上,對她伸出手,聲音堪稱(chēng)溫柔:“我的太子妃,過(guò)來(lái)吧,我在這邊等著(zhù)你?!?

本站轉載小說(shuō)免費章節由分銷(xiāo)平臺授權推廣至其官方書(shū)城閱讀,版權歸屬分銷(xiāo)平臺與本站無(wú)關(guān)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