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書(shū)小說(shuō)閱讀網(wǎng)
當前位置:首頁(yè)>都市>細嗅薔薇

熱門(mén)小說(shuō)

在線(xiàn)閱讀

細嗅薔薇

穆青雪都市主角:微信閱讀
簡(jiǎn)介: 一本書(shū)小說(shuō)提供作者是穆青雪創(chuàng )作的小說(shuō)《心生狂野,細嗅薔薇》免費章節在線(xiàn)閱讀。主角是的小說(shuō)《心生狂野,細嗅薔薇》講述的是:蘇晚今年23歲,她所有的努力只為一個(gè)叫楊景然的男人。 她花了三年等他回國, 又用了三年等他回家, 三年又三年,卑微又盲目。 新歡登堂入室,舊愛(ài)強勢歸來(lái), 她才幡然醒悟,不愛(ài)你的人,從不為你停留。 “楊景然,今后我與你,陌路不相識,非死不回頭。” 蘇晚用一張紙結束了她23年的無(wú)可救藥。 在人海黃昏,我曾靜靜聆聽(tīng)你的承諾,從此重洋相隔。 當有一天被全世界遺忘,孤獨得只剩下彼此,要么相忘,要么相守。
更新時(shí)間: 2024-04-14 14:00:01
免費閱讀
聞言,蘇晚有些疑惑地看向楊振,楊振也反應過(guò)來(lái)解釋到:“研究所剛遭到襲擊,事情沒(méi)有調查清楚前,你們所有的研究成員都可能會(huì )是襲擊者的下一個(gè)目標,如果你要收什么東西,要慎重小心些?!? “沒(méi)有,原來(lái)教授是媽媽的導師,說(shuō)是把媽媽留在他那里的東西寄給我?!? “哦……那就好?!睏钫穹判牡攸c(diǎn)點(diǎn)頭:“不過(guò)你都還是多注意點(diǎn)好?!? “嗯。我會(huì )的?!? 晚上蔣伯送她回去,出了老宅大門(mén)后,蘇晚耳旁響起裴姝宓得意的笑聲:“景然說(shuō)一會(huì )兒來(lái)接我?!? “蔣伯,麻煩把車(chē)停到一旁的暗處?!? 等了大概一個(gè)小時(shí),蔣伯接到一通電話(huà)。 “爸,太太還在老宅嗎?”電話(huà)那頭的蔣奇問(wèn)到。 蔣伯回頭看了一眼蘇晚,見(jiàn)她搖搖頭回答:“已經(jīng)回去了。有什么事嗎?” 電話(huà)那頭明顯遲疑了一下,“沒(méi)事,就是先生讓我問(wèn)問(wèn)。爸,那我掛了啊?!? 直到再一個(gè)小時(shí)后,楊景然來(lái)接走了裴姝宓。 “蔣伯?!笨粗?zhù)楊景然的車(chē)消失在夜色,蘇晚平靜地開(kāi)口:“送我回公司吧?!? 回到公司,在休息室換了一身衣服,便開(kāi)始翻閱今天剛送過(guò)來(lái)的報表。 等她回過(guò)神,已經(jīng)是午夜。起身泡了一杯咖啡,放松一下,視線(xiàn)掃過(guò)桌面,看見(jiàn)桌上印著(zhù)“暗渡”二字的卡時(shí),眼神頓了頓。 恰好此時(shí),手機響起,看著(zhù)來(lái)電是古諾,她疑惑接起,只聽(tīng)見(jiàn)對方傳來(lái)陌生的聲音:“蘇姐,我是古姐的助理小劉,古姐為了林氏的合作案,被拉到了暗渡……您知道的,古姐向來(lái)只聽(tīng)您的,您能不能……” “房間號發(fā)我,你進(jìn)去看著(zhù)她,我馬上過(guò)來(lái)?!闭f(shuō)完,她掛了電話(huà),直奔暗渡。 穿過(guò)舞池,找到房間,推開(kāi)門(mén)后,屋內的喧囂一下子靜下來(lái),就連迷離的燈光也停止了。 “蘇姐?!毙⒖吹教K晚,安定了不少。 蘇晚純白的雪紡襯衣配上黑色的高腰直通長(cháng)褲,柔婉中透著(zhù)干練。眼眸清冷,因臉頰有些微紅,又帶了幾分迷離,格外的魅惑勾人。 不知是誰(shuí)吹了一聲口哨:“喲!原來(lái)古經(jīng)理還安排了驚喜呀!” 她環(huán)視了一下房間,屋內每個(gè)男人無(wú)不左擁右抱,她走到一個(gè)面色酡紅的古諾身邊。 古諾撐著(zhù)身子,見(jiàn)蘇晚,咧開(kāi)紅唇,帶著(zhù)濃濃的醉意問(wèn):“你怎么在這兒?” “小劉,送她回去?!甭勓?,古諾似乎一下子清醒過(guò)來(lái),剛想開(kāi)口拒絕,但看到蘇晚眼底的慍怒,便訕訕閉嘴,靠著(zhù)小劉腳步虛浮地往外走。 “哎……酒還沒(méi)喝完,古經(jīng)理怕是不能走吧!”對方經(jīng)理看著(zhù)走到門(mén)口的古諾,雙腿往桌上一搭:“看來(lái)艾尚的誠意也不過(guò)如此嘛!” 古諾立馬停住腳步,猛地回過(guò)身,小劉見(jiàn)狀向蘇晚投來(lái)目光。 蘇晚朝他揮了揮手,直到看著(zhù)小劉帶著(zhù)古諾離開(kāi)房間,她才回過(guò)頭。 “古經(jīng)理不勝酒力,還請見(jiàn)諒?!彼獠缴锨?,手指輕敲著(zhù)桌面,看著(zhù)桌上的四排酒,指腹在杯沿輕輕摩挲,淺笑而語(yǔ):“何總請放心,艾尚什么沒(méi)有,合作的誠意很足?!? 那個(gè)男人輕哼了一聲,給身邊的女人使了個(gè)顏色,女人立馬會(huì )意,又擺了好幾排酒,一桌子滿(mǎn)滿(mǎn)當當。 蘇晚眉眼帶笑,不達眼底,端起一杯酒轉身舉向坐在房間暗處未發(fā)一言的男人。

本站轉載小說(shuō)免費章節由分銷(xiāo)平臺授權推廣至其官方書(shū)城閱讀,版權歸屬分銷(xiāo)平臺與本站無(wú)關(guān)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