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書(shū)小說(shuō)閱讀網(wǎng)
當前位置:首頁(yè)>都市>狂飆簡(jiǎn)介

熱門(mén)小說(shuō)

在線(xiàn)閱讀

狂飆簡(jiǎn)介

冬十一八都市主角:林傲微信閱讀
簡(jiǎn)介: 一本書(shū)小說(shuō)提供作者是冬十一八創(chuàng )作的小說(shuō)《高手狂飆》免費章節在線(xiàn)閱讀。主角是林傲的小說(shuō)《高手狂飆》講述的是:成長(cháng)在冰窟鐵獄的少年,一朝入世,便掀起驚天駭浪,讓天地色變,讓萬(wàn)物俯首!
更新時(shí)間: 2024-04-14 14:20:01
免費閱讀

第10章

林傲很奇怪,為什么兩個(gè)女孩子認識不到二十分鐘,就好得跟一個(gè)人似的,自己認識她們這么久,卻還搞得和仇人一樣。

然后,林傲臉色一頓,看向張欣妍。

周英奇也是一驚:“妍妹你瘋了?和林傲結婚那是自降身份!自甘墮落!你可要考慮清楚!”

張欣妍眼神中閃過(guò)一絲從未有過(guò)的堅定:“周姐,我考慮清楚了?!?/p>

周英奇見(jiàn)張欣妍沒(méi)有開(kāi)玩笑,旋即點(diǎn)點(diǎn)頭:“婚姻終歸要你自己做主,你既然決定了,我就不再多言,我走了!”

見(jiàn)周英奇生氣離開(kāi),張欣妍低聲喃喃:“周姐,對不起?!?/p>

林傲好笑道:“和她道什么歉?”

張欣妍臉色瞬變,恢復了之前的冷傲模樣:“你不會(huì )以為你有個(gè)戰皇前未婚妻護你,我就會(huì )對你高看一眼吧?”

林傲淡淡道:“剛才要不是周英奇出現,那兩個(gè)雜魚(yú),早被我打翻在地,哪怕楊帆來(lái)了,我也是反手可滅!”

“好、好、好!”張欣妍拍手叫好,眼中卻沒(méi)有絲毫贊賞,反而無(wú)情道:“你繼續保持這種態(tài)度,我覺(jué)得我們結婚后,我馬上就可以成為寡婦,重獲自由!”

林傲面色不悅,正要開(kāi)口,張欣妍臉色一板再道:“林傲,我們可以結婚,以你做擋箭牌,幫我擋掉那些臭蒼蠅,不過(guò)咱們要約法三章?!?/p>

“第一,你不能碰我,即便是結婚之后。第二,簽訂婚前協(xié)議,我張家的財產(chǎn),和你沒(méi)有一分牽扯。第三,三年之后,我有隨時(shí)離婚的決定權,你不能拒絕!”

“這些你不能告訴任何人,包括我父母,當然,我也會(huì )補償你,每月給你一萬(wàn)塊的零花錢(qián)。你沒(méi)有選擇的余地,剛才面對周姐,我都沒(méi)有實(shí)話(huà)實(shí)話(huà),保住了你男人的面子,你也不想在前未婚妻面前丟臉吧!”

張欣妍生怕林傲不答應,做出一副非常強硬的表情。

林傲自然答應,他只是說(shuō)道:“我有一個(gè)要求?!?/p>

張欣妍柳眉緊皺,冷冷道:“說(shuō)!不過(guò)別得寸進(jìn)尺!”

林傲想李長(cháng)生這個(gè)老東西知道,所以說(shuō)道:“婚禮務(wù)必盛大!”

張欣妍也想告訴眾人,自己已婚的事情,點(diǎn)頭道:“這個(gè)自然?!?/p>

“那好,我去把這個(gè)好消息告訴張叔!”林傲扭頭進(jìn)屋。

張欣妍一愣,這就答應了?

難道林傲真的只是為了父母消息和她結婚,其實(shí)對她沒(méi)有一點(diǎn)想法?

瞬間,一股從未有過(guò)的輕視感襲來(lái),張欣妍羞惱地一跺腳,怒氣沖沖地追了出去。

張家一陣雞飛狗跳,張安平自然一萬(wàn)個(gè)同意,唐美鳳雖不同意,但面對老公、女兒的決定,孤掌難鳴,只能悶悶生氣。

當天下午,請帖就從張家陸續發(fā)出。

林傲和張欣妍結婚的請帖,除了張家、唐家親族外,第一個(gè)收到的,便是易銘市市首陳江河。

陳氏集團下轄的私人醫院,高端病房中。

陳江河已然轉醒,頭上纏著(zhù)厚厚的紗布,宛如木塑一般,半躺在病床上。

他想不到,他在易銘市被人打暈了!

那人還全身而退了!

處于極大怒火中的陳江河,仿佛一座噴發(fā)火山,任何人都不敢靠近,病房中,也只他一人。

連陳江河的家人也不敢上前觸霉頭。

砰砰!

敲門(mén)聲傳來(lái)。

“進(jìn)來(lái)?!标惤勇曇舻统恋?。

一名戴著(zhù)眼鏡的中年人推門(mén)進(jìn)入,站在門(mén)口,好像犯錯的小孩兒一樣,躊躇不前。

此人乃是陳江河的大兒子陳可畏,別看在外面呼風(fēng)喚雨,掌控易銘市本地龍頭地產(chǎn)公司,可在陳江河面前,那是好像小雞仔一樣的孱弱。

“進(jìn)來(lái)干什么?說(shuō)話(huà)???抓到那個(gè)小雜.種了?”陳江河見(jiàn)陳可畏不言不語(yǔ),不進(jìn)不退,氣性更盛!

陳可畏哆哆嗦嗦地舉起一張紅色請帖,慢跑過(guò)來(lái),打開(kāi)之后,放在陳江河眼前。

陳江河一目十行,雙手猛烈拍打病床!

“哈哈——哈哈——”猶如野獸.般低沉的笑聲從陳江河喉嚨發(fā)出,他怒不可遏地獰笑道:“請帖?結婚請帖?還送到我這里來(lái)了?”

“把我陳江河當什么人了?我是笑話(huà)嗎?!”

“我問(wèn)你話(huà)呢!我陳江河是笑話(huà)嗎?”

陳可畏趕緊說(shuō)道:“不是!”

陳江河冷哼一聲,深吸一口氣,額頭上、脖頸山,青筋一陣陣跳動(dòng),良久之后,陳江河睜開(kāi)雙目,恢復了市首應該有的泰然,厲聲吩咐:“眼下就不要讓人去打擾人家的雅興了,畢竟新婚臨近!三日后,帶上我們陳家所有的家當,我們去給林傲這個(gè)小雜.種,恭賀新婚!”

“你下去安排!”

陳可畏立刻合上請帖,小跑出門(mén)。

陳江河在房間中,宛如瘋癲一樣大笑:“好、好、張家還敢收留這個(gè)雜.種,我要張家也跟著(zhù)陪葬!”

與此間隔不到十分鐘的時(shí)間,一封請帖也送到了雷家。

雷鳴震正在廳中,一口一口地喝著(zhù)熱茶水,仿佛不知滾燙。

饒是如此,雷鳴震仍舊無(wú)法平復心境,渾身依舊躁動(dòng)不安。

林傲怎就如此張狂!

居然敢掌摑陳江河?

這時(shí),門(mén)外傳來(lái)一聲驚呼:“父親,大事不好了!”

“張家送來(lái)請帖,您那位林小友和張家閨女要結婚了,婚禮就在三天后!”來(lái)人是雷鳴震的二兒子雷俊峰。

雷鳴震手下一抖,茶碗掉落在地,失神道:“他沒(méi)走?還要結婚?”

下一刻雷鳴震立刻起身,口中念叨:“不行,不走,我也得趕他走!”

可走了幾步,雷鳴震腳下一停,在青山會(huì )館,他已然得罪了陳江河,再親自出面,陳江河恐怕要得對雷家下手了。

雷鳴震躊躇半晌,又頹然地坐回椅子,吩咐道:“找人給張家打個(gè)電話(huà)!陳家肯定不會(huì )讓婚禮順利進(jìn)行的!我能做得也只有這些了,其他的聽(tīng)天由命吧!”

雷俊峰輕聲安慰:“父親,陳江河未必會(huì )殺林傲!”

旁人只知陳江河貴為市首德高望重,但雷鳴震深知,陳江河也曾殺人無(wú)算,兇狠異常!他挫敗地搖了搖頭:“陳江河當年......算了,說(shuō)了你也不知道?!?/p>

本站轉載小說(shuō)免費章節由分銷(xiāo)平臺授權推廣至其官方書(shū)城閱讀,版權歸屬分銷(xiāo)平臺與本站無(wú)關(guān)

Sitemap